资讯 | 汽车 | 娱乐 | 教育 | 家居 | 娱乐 | 法制 | 消费 |  站长QQ:270619162
    当前位置:主页 > 第一装修品牌网 > 资讯 > >
放开存款利率为何提速
发表时间:2014-04-26   第一装修品牌网   来源:

   贺宛男

  存款利率就是金融改革的牛鼻子,只有抓住这个牛鼻子,中国金融体系的顽症才能从根本上予以解决,市场配置资源云云,也才不至于成为一句空话。

  央行行长周小川有关“存款利率一两年内就有可能放开”的表态,引起海内外舆论的高度关注。

  首先,放开存款利率的时间提前了。去年11月中旬,周小川曾发文称:中期,全面实现利率市场化。当时,市场对“中期”的理解普遍认为至少两到三年,甚至三到五年,而现在是一两年内,意味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速度快于预期。而这,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互联网金融的异军突起,它们对银行存款的巨大冲击成为利率市场化的催化剂。周小川也坦言:“各种新兴的业务、新兴的业务方式,也都是对利率市场化有推动作用的。”

  其次,放开存款利率是在当前(存贷款)利率走高的形势下推出的。尽管央行规定一年期存款利率为3%,但所有银行全部上浮10%至3.3%。一些中小银行为了揽储,甚至顶着上限办事,至于宝宝军团以及各银行推出的理财产品,多在5%上下甚至更高。统计显示,去年银行发售理财产品超过10万亿元,而去年新增存款也不过12.56万亿元。存款利率上行,贷款利率当然水涨船高。央行报告显示,去年末平均贷款利率为7.2%,比基准利率6%高出20%。在全部贷款中,执行上浮利率的占比达63.40%,比年初上升了3.66个百分点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若放开存款利率,一般分析利率还将走高,至少短期内如此。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曾公开发表署名文章提到,“利率市场化初期,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,利率水平普遍上升”。我国的资金成本已经够高,实体经济受金融的“盘剥”已经够狠,如果利率继续上行,实体经济能承受吗?这不,已经有媒体发出呼吁:“利率市场化带给国内市场与经济的冲击可能提前到来。”

  然而,周小川还是在中外记者面前明确宣布:“存款利率放开肯定是在计划之中。我个人认为,很可能在最近一两年就能够实现。”可以说,放开存款利率是冒着经济可能因此下行的风险而推进的。

  都说放开存款利率是利率市场化的“最后一步”,其实是最关键的一步!存款利率好比大江大河的源头,源头给管住了,江河湖川又岂能畅通无阻,继而灌溉万顷良田?广受诟病的影子银行口子为什么越开越大?被称为各地政府经济“鸦片”的地方债务,为什么愈演愈烈?追根究底还在金融的源头——存款利率没有放开。长期以来,中国储户不得不在负利率下把大量存款送进银行,而银行仰仗利率管制把低成本获得的资金,优先贷给低效国企和各级地方政府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存款利率就是金融改革的牛鼻子,只有抓住这个牛鼻子,中国金融体系的顽症才能从根本上予以解决,市场配置资源云云,也才不至于成为一句空话。中国金融当局正是认识到这一点,才毅然决然地冒着经济下行的风险,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。而事实上,正如周小川所说,“随着市场配置资源和广泛竞争的存在,实际上利率最后还是会有总供给、总需求关系的平衡”。我国的货币总量(M2)相当于GDP的250%,总供给一点都不缺。而随着市场化的推进,国家不再“兜底”,许多原来抱着不贷白不贷的“需求”也会得到压缩,关键还在能否真正坚持市场化的方向。

  存款利率是金融改革的牛鼻子,不仅货币市场如此,资本市场同样不例外。只有存款利率放开了,老百姓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存款不再是“宝大祥”,股票发行才能推进并实施注册制改革。肖钢说今年年内提出注册制改革方案,明年在修改《证券法》之后实施注册制,算起来也是一两年时间,这同周小川的时间表不谋而合。再推而广之,外汇、保险、信托、国际化等所有的金融领域,又何尝不在等待存款利率市场化这“关键一跳”呢。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1、本网注明"出处:×××"(非第一装修品牌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、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图片推荐